在收取20元後,“牽活兒人”稱可以找到不拒載的出租車。
  該“牽活兒人”稱認識出租司機,但依然從出租車排隊通道正常進入,並未加塞兒。 攝/法制晚報記者範博韜
  在火車站排隊等出租居然要交錢?河南安陽的王先生最近就在北京站遇到了這樣的怪事。他在等候出租車時,有人向他收了20元。
  《法制晚報》記者多次暗訪發現,王先生所說的情況並非偶然,有人長期在北京站出租車排隊處行騙。這些人稱出租車可能拒載,他們以能幫忙找出租車為由,向出租車乘客收錢。
  事件 交了“停車費”乘客發現上當了
  6月11日,出租司機老黃在北京站排隊拉客,來自河南安陽的王先生想從北京站打車,到北京西站換乘火車。一上車,王先生就滿臉狐疑地問起老黃:“為什麼我打車還要交出租車的停車費?”老黃馬上意識到王先生可能是上當了。老黃建議王先生下車投訴。“我一外地人來北京還是別惹事兒了,花了20元就當買了個教訓。”為了不生事兒,王先生並沒有追究。
  記者聯繫到王先生時,他已經乘火車回到了安陽老家。他告訴記者,他是在出租車排隊處入口遇見收費者的。
  王先生回憶,6月11日下午1時許,他一到北京站的出租車排隊處,一名高瘦的中年男子就熱心地問自己到哪兒。得知王先生到北京西站趕下午4時的火車回家,男子便提醒王先生說“快抓緊吧,堵車別誤了火車,我幫您找車”。
  王先生聽完男子說的話,也擔心趕不上火車,就在男子的帶領下到了一輛出租車前。
  這名“牽活兒人”並不是單純地做好事,帶完路便向王先生索要20元錢,稱是“停車費”。
  暗訪 稱幫忙找車“牽活兒人”收費
  在瞭解此事後,記者多次來到北京站出租車排隊處觀察,看到排隊入口處有幾名男子長期“駐守”,不斷詢問來往乘客“去哪兒”。
  6月16日下午,兩名記者先後到北京站出租車排隊處分別進行探訪。
  一名記者先朝排隊入口走去,此時一名微胖的男子熱情地詢問記者“去哪兒”,得知目的地是王府井後,該男子說:“太近了,肯定沒人拉你,不信你試試,多交點錢我幫你找車。”
  記者質疑其身份時,他表示他是銀建出租車公司的,記者提出要看其工作證的時候,男子笑著說“證在車上呢”。
  記者提出見到出租車的時候再交錢,但該男子以車站內有領導盯著為由拒絕。此時,一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員走過,這名男子稱,此管理員就是他的領導,並與之打招呼。
  男子一邊帶路一邊囑咐記者,上車不要說話,也不要詢問穿藍衣服的工作人員,否則有可能沒人願意載記者去王府井。目送記者上車後,男子一屁股坐在了車站值班的崗亭里,表現出和工作人員很熟識的樣子。
  記者瞭解到,穿藍衣服的工作人員為停車場的管理員,上崗時有公司配發的統一的服裝和工作證,但這些,那名領路男子並沒有。
  專挑獨行外地客搭訕行騙
  5分鐘後,另一名記者同樣以去王府井為由,與這位微胖的男子接觸。與之前一樣,該男子表示王府井太近了,沒人去。還將記者“推薦”給旁邊的黑車司機。黑車司機們也表示,太近不願意去。
  記者假借與朋友聯繫,遠距離觀察,發現該男子同附近的幾名黑車司機不同。黑車司機多數吆喝著“去機場麽?去西站麽?”而該男子則選擇性地詢問過往旅客去哪兒。
  記者註意到,非獨行的、直接向出租站走的、接打電話的旅客,他都不會攔截詢問。遇到單獨前進的旅客,尤其是操外地口音或女性,他就一定上前搭訕。
  10分鐘後,記者再次回到該男子處,他表示交20元他就給安排正規出租車前往。交錢後,他領著記者從通道進入出租候車處。
  一路上他一再交代,聽他安排上車,上車後也別說話,他通知司機去哪兒。到達出口時,他表示前幾輛車都不能上,要等他熟悉的。之後他為記者指了一輛20米開外的出租車,“趕緊上車,上車別說話。”他一邊說一邊沿著通道快速返回入口。
  上車後,司機師傅首先詢問了記者的去向,得知去王府井後正常出站。
  “你那錢肯定白花了。”司機告訴記者,他已經遇到好幾位被騙的旅客了。收錢的理由則包括管理費、停車費、調度費等等。被騙金額也從10元到30元不等。
  那名收費的“牽活兒人”曾告訴記者,從北京站到王府井,打車費也就十幾元錢,出租車排隊一個多小時掙不了多少錢,所以不願意去。出租車司機證實了該男子的話,但如果司機提前詢問或是上車後再讓旅客下車,會因拒載而受到嚴厲的處罰。所以雖然不太情願,但肯定會把乘客送到指定位置的。
  記者四次來到北京站,分別觀察了約一個小時,共有四人上當。
  調查“牽活兒人”是啥身份?
  停車場管理員?
  探訪時,領路男子曾稱停車場的管理員是“領導”。事實上,該男子並非停車場的管理員。該停車場是北京東城區京華停車場,記者在停車場瞭解到,停車場的管理員上崗時有公司配發的統一服裝和工作證,向記者收錢的微胖男子既沒有工作證件,也沒有穿藍色的工作服,長期游離在排隊處入口,根本不是停車場管理員。
  出租車公司員工?
  探訪中,“牽活兒人”曾提及自己是出租車公司員工,認識停車場候車處的出租車司機。記者搭乘的出租車司機均證實,他們與收費的微胖男子並不認識。
  另外,記者發現,這些“牽活兒人”雖然和出租車公司沒有關係,但卻和黑車司機很熟。記者也曾目擊,他們將乘客帶領到黑車司機處。
  社會閑散人員?
  記者瞭解到,在排隊處收費的人不止一人,大部分為社會閑散人員,其中有一些黑車司機,如果排隊的乘客去的地方較遠,黑車司機便出高價自己“接活兒”,如果地方很近,就當“中介”,將乘客引到候車處騙取“服務費”。
  說法
  東城客管科:已瞭解情況
  停車場經理:掛了提示牌
  今天上午,記者聯繫了北京市交通運輸管理局東城管理處的客管科。工作人員介紹,對北京站出租車排隊處這種“牽活兒”現象早有聽說,公安、運輸局和停車場多個部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集中清查。接到記者反映的情況,工作人員表示會加強管理,提醒站內的工作人員。
  記者瞭解到,北京站的停車場名為北京市東城區京華停車場,由北京捷路公司管理,捷路公司常駐北京站的副經理鄭先生告訴記者,曾發現過在排隊處收費的社會閑雜人員,上當的人多為外地初來北京的人,對情況不太瞭解。
  因為有這種情況存在,工作人員在出租車停車場上掛上了提醒標誌,告訴乘客除了打車需要付給出租車司機錢以外,不需要其他任何費用。對於記者提到收費人員與停車場管理員有所接觸一事,鄭經理表示因此事開除過停車場管理員,會再次提醒工作人員加強管理。
  鄭經理坦言,停車場管理員並沒有執法權,只能驅趕在站外拉客的社會人士,他建議如果遇到類似事情可以到派出所報案。
  文/記者 石愛華 範博韜 實習生 童思久
(原標題:北京站“牽活兒人”設局行騙稱出租車拒載可收費帶旅客乘車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we81wewn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