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本報記者趙麗
  □本報通訊員李滿山張蕾
  女婿涉嫌犯罪被關押在看守所,岳父劉某心急如焚。正當劉某無計可施之時,“中紀委掛職人員”隋某出現了。無業人員隋某謊稱認識中央領導,以幫忙“撈人”為由,騙取劉某250萬元。近日,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對隋某提起公訴。
  岳父救女婿病急亂投醫
  2010年6月,劉某的女婿因涉嫌非法採礦罪等多項罪名,被逮捕關押在看守所。為“救出”女婿,劉某四處奔波。2011年3月,北京的朋友任某向他推薦了一個非常有“能量”的人,也就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隋某。
  據任某回憶,2009年,在他和隋某初次見面時,隋某說可以通過中央領導幫助朋友到新華社工作,沒過幾天朋友果然到新華社工作了。自此,任某見識到了隋某的能力。所以當劉某說起女婿的事情時,任某馬上想到了隋某,並給隋某打了電話。
  聽說事情發生在遼寧省時,隋某當即表示:“沒問題,正好遼寧關係硬著呢。”
  之後,隋某就跟任某、劉某見了面。隋某大概瞭解了案件的情況,向劉某保證“這事兒能辦”,說自己跟遼寧省幾位領導都認識,並隨口說出這幾個人的名字。劉某一聽,名字都是對的。
  談及辦事費用時,隋某當即表示,“先辦事,以後再謝我。”見隋某有如此大的人脈關係,又是辦完事兒才給錢,劉某心裡的石頭落了地,並按照隋某的指示,和任某一起回沈陽等信兒。
  幾天后,隋某來到沈陽。見面時,隋某以運作時請客吃飯、喝茶需要費用為名,向劉某索要10萬元,劉某第二天就給隋某送了過去。
  兩天后,隋某又給劉某打電話,說要探望當地政法委和法院的人,需要準備禮物,先期運作的費用不夠,還需要20萬元。為了成功把女婿“救”出來,劉某不僅爽快地給了隋某20萬元,還給他準備了上好的蘑菇和香煙,僅蘑菇就花了8000元。拿到錢的隋某向劉某保證自己在中紀委工作,摸清情況回北京後就找中央領導批示。沒過幾天,隋某就回了北京,讓劉某繼續聽信兒。
  編織袋裝200萬元現金
  2011年4月中旬,隋某回到北京沒多久,好消息就傳了回來:事情辦得差不多了,再拿200萬元劉某女婿就可以被釋放。聽到這個消息,劉某趕緊籌措錢款。起初,劉某提出直接將錢匯入隋某銀行卡,但隋某拒絕了這一提議。無奈之下,劉某帶著250萬元現金開車直奔北京。
  在任某的陪同下,劉某買了兩個手提編織袋,分別裝進100萬元現金交給隋某。接過現金,隋某又向劉某索要20萬元作為請客吃飯的費用。幸虧劉某有備而來,連忙從車裡取出20萬元交給隋某。由於是求人辦事,劉某並沒有讓隋某寫收據。之後,隋某又讓劉某回家等信兒。
  後來隋某又去過遼寧兩次,這兩次他帶著一個北京的律師。第一次主要是瞭解劉某女婿的案件情況,第二次律師還專門去本溪會見了在押的劉某女婿。
  沒多久,隋某又把劉某召喚到北京。律師當著劉某的面,交給隋某一份報告,隋某說自己會把這個報告送到中央領導手裡,等領導批示好,事也就辦成了。
  獅子大開口謊言被識破
  劉某在家等了好幾天都沒信兒,再次聯繫隋某時,隋某說需要3天之內再給他800萬元,否則劉某的女婿就撈不出來了。“當初說好事成之後再給錢,現在200多萬元已經拿出去了,一點兒效果也沒有,就又張口要800萬元?”劉某心裡一陣嘀咕,細想來自己對隋某幾乎一無所知,劉某突然覺得自己可能被騙了。
  之後,劉某多次要求隋某返還錢款,隋某均以各種理由拒絕,甚至最後直接拒接電話。
  2012年2月,劉某的女婿被當地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、非法採礦罪、非法占用農地罪、故意傷害罪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20年。隋某的騙局徹底暴露。
  由於無法要回被騙錢款,2012年5月劉某報案,但劉某隻能提供隋某的名字和手機號碼。2013年8月,辦案民警將隋某抓獲歸案。
  經調查,隋某自2004年工廠倒閉後,一直無業至今。
  近年來,假借“撈人”進行詐騙的案件屢見不鮮,犯罪手段也都大同小異,多是先勾勒出自己神通廣大的形象,之後利用受害人“撈”親友的急切心理,編造理由多次索要大量款物。
  據辦案檢察官向記者介紹,撈人詐騙中,普遍存在著一個認識偏差:不法分子與被害人的相識多是因朋友介紹,而被害人基於對朋友的信任,會想當然地認為不法分子比較可靠;同樣,朋友之所以介紹不法分子與被害人認識,是由於被害人急於將親友撈出來,因此會將自己身邊可能幫到忙的人都介紹過來,認為被害人會甄別對方的真實性。在這種認識的偏差下,被害人會輕易相信不法分子,陷入圈套。
  辦案檢察官表示,我國現在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的司法程序,司法程序絕不是某個神通廣大的人可以操縱的,所以不要試圖訴諸暗箱操作,而應當通過正當的司法手段為親屬提供法律支持。
  (原標題:認識偏差致受害人陷入詐騙圈套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we81wewn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